Gemany
  所以我前前後後的學車加考試費用,得有三千多歐吧!
  那個夏天的早上,我在駕照認證機構前等候考官。到了鐘點,那個老頭走到我面前,伸出手來說:你好,我就是那壞考官。
  那是我的第三次路考,仍然砸了。但“壞考官”的一句話點悟了我——你應該無須用整個身體跟你的汽車搏鬥。
  不錯,德國駕照是出名難考。尤其是路考,一星半點差池都犯不起。車速過低,路口等候時間過長,或者有先行權時讓道,都可以被視為駕駛技術不確定而被否決。
  所以第一迴路考沒通過是意料中事。他爸認識的親朋好友里,大概也有三成要考第二回的。到我考第二回的時候,心理壓力那個大啊,因為那天正是我的理論試成績有效期的最後一天,如果考砸,就意味著要再考一次理論試,面對那摞可怕的兩釐米厚的德語駕駛題庫。
  但終究,第二回還是砸了。於是才有了我那四迴路考,兩回理論試的歷史紀錄。
  要知道,每次考試,都是白花花的銀子啊。德國的駕校,除了理論課是一次收費之外,之外的整個學車過程,都是按鐘點收費。每次上路一般歷時90分鐘,費用大概65歐元。學車鐘點的多少,取決於個人的掌握情況。直到教練認為你的技術可以達到路考要求,才會幫你跟認證機構聯繫路考時間。
  不排除有駕駛神童,開上幾個鐘點就順利通過的。如果在國內就有駕照和駕駛經驗,當然也省事一些。最爽的是我的韓國朋友,因為韓國的駕照跟德國的駕照相互承認,只要交點手續費,直接就能換牌上路。最不幸的當屬我這種從未摸過方向盤的機車白痴加外國人,所以我前前後後的學車加考試費用,得有三千多歐元吧!真是傷不起!
  考試之難,一來有技術因素,二來也跟心理狀態有很大關係。在德國,沒有那種一大塊空地的所謂學車場。學員在車輛較少的停車場學會瞭如何用離合器起動汽車後,直接就開著教練車出門上路。
  確實有一抓著方向盤上路就心裡發怵的人,比如我,坐在駕駛座,整個身體高度緊張,手腳忙亂之餘,腦子裡還要飛速地把教練的德語指引轉換成中文。
  而且暴君式教練不在少數,比如我的頭一個教練,犯一點小錯就開始咆哮,讓你更加不知所措。到第二個教練,脾氣溫和多了。而他很快發現我是個抓著方向盤就神經質的人,於是推薦我喝一種鎮靜茶。那茶到底有沒有幫助,我也不好說。
  到我考砸第三回之後,遇到了那個哥倫比亞裔女友,她說起自己當年的考牌血淚史,現身說法支了一招——她是吃了鎮靜藥考過了的,讓我也到藥房問問看。
  我說不准這藥最後到底起作用沒有,反正第四迴路考時,我是乖乖地吃了一顆才出門的。我的第四迴路考,是零錯誤。汽車開回認證機構禿茫諍笞目脊僦苯影鴨菡仗詈媒桓宋搖鞘且桓銎仗焱斕娜兆印�
  海 萍
  法蘭克福
  家庭主婦  (原標題:在德國考車牌說多了都是淚)
創作者介紹

Ebihara Yuri

tk73tksc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