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月14日,漣源市,被法院宣佈無罪後,歐陽佳回到了闊別五年的家中。歐陽佳身旁的電腦里顯示著他在看守所時的照片。圖/記者蔣麗梅
  本報婁底訊陣陣鞭炮聲響後,在親友的註視下,歐陽佳扔掉舊衣,踩著厚厚的紅色紙屑,跨過火盆,5年之內第一次回到家裡。
  5年前的7月15日,19歲的歐陽佳被指持刀搶劫,婁星區法院先後兩次判處其有期徒刑10年6個月、8年。昨日,婁底市中院依法對歐陽佳在審案公開宣判,撤銷原審判決,宣告歐陽佳無罪,當庭釋放。
  7月14日下午5點,看著歐陽佳無罪釋放,平安回家,鄰居歐陽家和滿心歡喜。他回憶說,當時民警上門找哥哥,卻把弟弟抓走,“僅憑這一點,肯定是冤案。”
  五年前這起持刀搶劫案,發生在2009年7月3日凌晨1點。受害人肖某、吳某報案稱,遭5名年輕人持刀搶去現金6500元、手機一臺和黃金項鏈一條。後經價值鑒定,共計1.8萬餘元。
  案發9天后的深夜,肖某將一名搶劫嫌疑人歐陽輝(化名)扭送到樂坪派出所。歐陽輝向警方承認作案,並稱提議搶劫、分發6把砍刀、安排出租車司機轉移被害人實施搶劫的人叫歐陽望。
  7月13日晚上9點,民警趕至歐陽望家中實施抓捕。警方的情況說明稱,民警到漣源市七星街鎮虎溪市場內走訪,群眾反映歐陽望在外打工,只有其弟歐陽佳在家,民警便將他帶回派出所訊問。
  2009年10月中旬,警方找到另四名搶劫嫌疑人。讓人疑惑的是,四人均稱認識歐陽佳,並認定其為提議者、主導者。同時,肖某、吳某也多次辨認出歐陽佳是嫌疑人之一。
  同案人員、被害人均指認歐陽佳參與此案,警方也調查他有作案時間,因此認定其有罪。2009年12月20日,婁星區法院判處歐陽佳有期徒刑10年6個月。該判決於2010年6月25日被婁底中院以事實不清、證據不足為由裁定撤銷,發回重審。
  去年11月8日,婁星區法院再次判處有期徒刑8年,歐陽佳不服判決,再次向婁底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。記者向帥
  [疑點]

  是否相識供述相矛盾重要人證物證也沒找到
  7月14日上午,根據對一審判決,婁底市中級法院認定歐陽佳參與搶劫的證據分析,作案人數、歐陽佳到案過程均存在疑點。
  是否認識歐陽佳?何時認識的?對此,共犯歐陽輝的供述不僅前後矛盾,同時也與其他作案人的供述存在矛盾。
  此外,駕車接送搶劫作案人的出租車、司機、凶器及搶劫所得物品,這些重要的人證物證也均未找到。
  因此,歐陽佳參與搶劫的證據存在重大疑點,不能合理排除,沒有形成完整的證據鏈,不能達到事實清楚、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。
  7月14日上午9點40分,二審以原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,證據不足,作出了終審判決:歐陽佳無罪,當庭釋放。
  歐陽佳的辯護律師襲祥棟認為,事發當天,歐陽佳在大姨家練嗩吶,從未到過百裡之外的案發現場(婁底市婁星區方石村)。一審判決有罪的依據全都是言辭證據,沒有一份客觀證據,嚴重缺乏直接證實歐陽佳實施搶劫犯罪的證據。同案嫌犯之間供述矛盾重重,多名同案犯筆錄一個模板,近乎拷貝而來。
  [索賠]

  將申請國家賠償80萬元
  襲祥棟認為一審中的一個情況,有很大問題。
  襲祥棟說,去年1月7日,婁星區法院一審合議庭的兩名工作人員,對除歐陽輝外的四名同案犯作了調查筆錄,證實歐陽佳與四人互不認識。然而,如此至關重要的證據,在去年8月8日開庭時,兩人卻隱匿拒不出示,仍對歐陽佳做出有罪判決。
  19歲被抓,襲祥棟認為,這和相關辦案人員玩忽職守、徇私枉法不無關係。目前,襲祥棟已向婁底市檢察院提起控告。
  對於國家賠償,襲祥棟說,《國家賠償法》規定: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,每日賠償金按國家上年度職工日平均工資計算。5月27日,最高人民法院公佈最新賠償金賠償標準:每日200.69元。
  “五年冤獄,可申請賠償金36萬餘元。”襲祥棟說,除此之外,還可主張精神損害撫慰金和其它損失,“家屬商議決定,將申請國家賠償80萬元。”記者向帥
  [對話]

  一審判決後絕望透頂,少年萌生輕生念頭
  記者:被民警帶走時,你想了些什麼?
  歐陽佳:周圍鄰居勸說我不要去,但是我認為自身清白,配合調查沒關係,很快就能回家。沒想到,這一走就是五年。
  記者:被帶走後,發生了什麼事?
  歐陽佳:民警用手機給我拍照,發給歐陽輝進行辨認。數小時後,我被帶到樂坪派出所,在三樓一間房內,民警讓我跪下,我沒聽清楚,他們就拳打腳踢,一直把我打到跪下為止。
  次日,我被送到看守所,面對面接受歐陽輝的辨認,對方看後稱“不是他”。民警拿出我哥哥歐陽望的身份證複印件照片,歐陽輝看後表示“也不是他”。民警帶著我出了提審室,其中一個民警對我說,“不是你就是你哥,你家反正有一個。”
  記者:一審宣判後,你是怎麼想的?
  歐陽佳:看守所前四年,我一直相信法律,相信公正,每天唯一想的就是:如何翻案,如何還自己清白。直到去年被婁星區法院判處有期徒刑8年後,當時絕望透頂,萌生過輕生念頭。一次情緒徹底崩潰,失控後險些割脈自殺,幸得管教及時發現,好言相勸,才未成冤魂。
  記者:歐陽輝等五名同案犯,你認識嗎?
  歐陽佳:雖說是同村人,但都不認識,也從未有過任何接觸,包括那名陳姓出租車司機。
  記者:過去五年,看守所怎麼過來的?歐陽佳:每天按時吃飯、睡覺,大部分時間生產彩燈、打火機等物品。具體細節想不起來了,也不願去想,沒有一天是好日子,每天在想如何洗刷自己的冤屈。
  記者:接下來的打算怎樣?
  歐陽佳:被關了五年,剛回家,暫時還沒想那麼遠,先調整下心態,多陪陪家人,然後再慢慢適應社會。
(原標題:婁底少年被誤判坐監五年 警察沒找到哥哥帶走弟弟)
創作者介紹

Ebihara Yuri

tk73tksc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